彭淮南:台湾经济更适合汇率管制 ,企业超额储蓄才是真问题

2020-07-09 浏览量: 671

彭淮南:台湾经济更适合汇率管制 ,企业超额储蓄才是真问题

台湾央行总裁彭淮南 18 日在参加东吴大学国际经营与贸易学系所举办「潘志奇教授纪念学术研讨会」时,发表了一篇专题演讲,非常难得的表达了其对货币政策的看法及理念。他强调,许多人认为央行的政策一直都是阻升不阻贬,这是有所误解,甚至他也认为像台湾这样开放的经济体更适合管制汇率,而非自由浮动汇率。

汇率是两面刃,出口厂商希望新台币贬值,但进口商与消费者则期盼升值,而这是不能两全的。所以有许多人在抱怨央行为何总是在压低汇率,因为这样将会导致经常帐失衡。然而在讨论此问题之前,必须先去釐清台湾经济的特性,才能做为外汇决策的参考。

台湾汇率应管制

从对外贸易的角度来看。台湾内需市场小,产业大多必须仰赖出口,但另一方面,台湾的自然资源不足,也必须从国外获得资源,以生产国内消费品与出口产品,因此进口与出口的关係十分密切,在 2015 年台湾贸易总额对 GDP 比率就高达 138.7%,就外汇政策的观点来说,的确是不能轻易升值或贬值。

但由于台湾对外贸易绝大部分是以美元报价,所以原则上新台币对美元汇率就不宜过度波动,否则汇率的不确定性就容易干扰各种经济决策。经济学家 McKinnon 在 1963 年就以「最适通货区域」一文主张,开放程度高的经济体容易受到汇率波动的影响应採固定汇率,而开放程度低的经济体比较不会受到汇率变动的影响可採弹性汇率。所以像新加坡的汇率波动程度不大,香港甚至採取直接联繫汇率制度以钉住美元,而台湾也应如是。

彭淮南:台湾经济更适合汇率管制 ,企业超额储蓄才是真问题

弹性汇率较佳缺乏实证

然而外界也经常以平衡经常帐或贸易帐顺差为由,要求新台币升值。不过理论上,就台湾的出口而言,国外所得弹性远大于相对价格弹性,只透过汇率调整,其实原本就难以有效缩减贸易顺差,却反而会对经济产生伤害。1985 年,日本签订《广场协定》(Plaza Accord)后,日圆对美元长期大幅升值,就是日本失落二十年的重要因素。

不仅如此,2013 年,威斯康辛大学教授陈庚辛与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魏尚进两位学者,在着名的经济与统计评论期刊联合发表了一篇名为「当信仰碰上证据:弹性汇率制度更能促进经常帐的调整吗?」的论文中指出,实证结果显示,无论何种汇率制度,经常帐调整的速度其实都差不多,所谓弹性汇率更好的说法,并没有事实根据。

台湾企业超额储蓄才是问题

一国若有持续的贸易或经常帐顺差,其实反应了国内储蓄大于国内投资。所以台湾经常帐失衡的问题,关键在于超额储蓄。近年来,台湾的超额储蓄不断扩大,在 2004-2008 年间,平均每年的超额储蓄约新台币 8400 亿元,但到 2015 年已扩大到新台币 2.5 兆元,其中企业超额储蓄增加的情形最为明显。

正常的情况下,家庭部门才是储蓄者,透过金融中介管道,提供资金给企业部门,而企业才是资金需求者。但从 2009 年以来,企业开始从资金需求者转为储蓄者。在 2014 年,企业的储蓄已超过投资达新台币 6130 亿元,2009-2014 年的企业超额储蓄更达新台币 3.2 兆元。因此当务之急应该是消除不确定因素,以增进民间投资意愿,扩大可提高生产力的基础建设,以及积极推动都更,才是正确的作法。

央行只贬不升是幻觉

但也有许多人认为央行为了要促进出口,而採行「阻升不阻贬」的汇率政策,但实际上不是如此。观察汇率走势的重要指标其实是新台币的名目有效汇率指数,这是因为台湾的贸易伙伴国不仅限于美、日等一、两个国家,而该指标可用以观察新台币对一篮子货币名目价值变动的情况。根据国际清算银行 (BIS)的资料,2010 年 1 月新台币名目有效汇率指数为 99.08,至 2016 年 10 月已上升到 109.87,整段期间也呈上升趋势,与阻升不阻贬的看法刚好相反。

彭淮南:台湾经济更适合汇率管制 ,企业超额储蓄才是真问题

在市场本质、对外贸易、短期资本移动与总体经济等诸多因素的考量下,台湾央行最终选择採取管理浮动汇率制度。就如同过去央行一直对外宣示的,原则上新台币汇率还是由外汇市场供需决定,但若有不规则或季节性因素,导致汇率过度波动与失序变化,央行才会进场维持外汇市场秩序,以逆风操作的方式调节汇率,才能够有效消除汇率的暴涨暴跌,使外汇市场更具有效率。

注1:本文并非完全是原文而是有节录及改写,如需了解演讲全文请参阅央行的新闻稿。注2:《广场协定》是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及西德等 5 国的央行和财政部长,为了联合干预外汇市场,于美国纽约的广场饭店秘密会晤后,在 1985 年 9 月 22 日签署的协议。使美元对日元及马克等主要货币有秩序性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但也导致日元大幅升值。注3:名目有效汇率指数是指,以一国对外贸易伙伴国与该国的贸易额在该国对外贸易总额中的比重为权数,将各贸易伙伴国的名目汇率进行加权平均而得到的汇率指数,不过名目有效汇率没有包含国内外价格水平的变化状况。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