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半数县市希腊化,兆元债务谁来还?

2020-06-18 浏览量: 675

全台半数县市希腊化,兆元债务谁来还?

全台 22 县市举债总额首度突破 1 兆元大关, 除了苗栗发不出薪水的财政困境难解外, 会不会有愈来愈多县市跟着希腊化?

7 月 24 日,财政惨况「媲美」希腊的苗栗县终于获得行政院同意,预拨下半年一般性补助款 8 亿元的救命金援,岌岌可危的苗栗县府总算能苦撑过 7 月;但眼看 8 月发薪的新考验又要来敲门了,这场「县长花钱,全国买单」的歹戏,看来一时无法落幕。然而,苗栗县只是全台县市乱花钱最离谱的代表,其他 21 县市,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

县市政府陷以债养债泥淖
社福支出不手软,拖垮财政主因

摊开财政部近 10 年各地方政府财政资料发现,在多年视举债为常态的情况下,2014 年全台 22 县市的负债总额已经首度突破 1 兆元大关;不仅如此,在主计总处 2013 年岁出岁入资料中,22 县市竟然就有 12 县市是处于入不敷出的状况。

造成财政恶化的原因,不断加码的社会福利支出是祸首,从债务沉重的苗栗县、离岛人均负债最高的澎湖县,到全国财政实力最强的台北市、本岛负债最低的嘉义市等多位财政官员,都异口同声认定,社福支出是最大财政威胁。

苗栗县举债到薪水发不出来,几近破产,苗栗县主计处长陈荣贵终于如愿把借钱加码的生育津贴,从 3.4 万元调回到 2 万元,但这之前,苗栗县长徐耀昌已经又花了 900 多万元买敬老手杖送银髮族,简直让人看傻眼!

在短时间累积出 22 亿元负债的澎湖县财政处副处长谢昆水也坦言,「澎湖也是举债做社福!」宛如宿命一般,愈穷的县市愈要做社福,因为当地或人口老化(年轻人找不到工作都出外打拚)、或贫穷人口多,正是最需要被照顾的一群,偏偏地方政府多穷,举债作社福的情况自然多,恶性循环下,穷县愈穷愈花钱的怪现象屡见不鲜。而且真正让财政官员害怕的,是没人敢当坏人喊停。

除此之外,花大钱盖蚊子馆、盖了又拆的不当设施,这种大兴土木的浪费公帑并非苗栗县前县长刘政鸿的专利,去年底台北市拆掉的忠孝西路公车专用道、台中市停建却须赔款的台湾塔,都是明显案例。摄影师姚瑞中近年追蹤台湾闲置公共设施,就发现多达上百处、遍及全台的蚊子馆更是吓人,这也让他感叹地说,对抗蚊子馆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

六都债务  10 年增 5 成
头号战犯高雄市  2 年不支出也还不完

如同云林县前财政局长、熟悉穷乡财政问题的富邦金独董陈锦稷所言,苗栗的负债问题不是现在才发生的,这是长年累月导致的,负债数字只是最后各项因素总和起来呈现的一个结果,「台湾各县市的状况也是如此!」他表示。究竟全台 22 县市的负债与财政状况,到底有多严重?

先来看掌握最多资源的六都。2006 年总负债才刚突破 5,000 亿元,如今六都负债已一举突破 7,500 亿元大关,短短 10 年欠钱规模就暴增约 50%,六都负债大幅攀升的首要大市就是高雄市。

过去 10 年内,高雄债务新增约 1075 亿元,独揽六都高达 2,500 亿元新增债务中的 43%;这段时间内,这个南部第一大城撑出了 2,448 亿元总负债规模,如以高雄市 2013 年约 1,120 亿元的岁入计算,2 年完全不花钱都还不完;逾 9 万元的人均负债金额,更是大大高于苗栗县 2 万元之多的可怕数字。在 2013 年的岁入岁出资料中,虽然比起 2006 年多赚了 55 亿元,但岁出开销更大,约 100 亿元的短差,也是全国最高,六都中,自筹财源的能力也只赢过台南市。

但高雄市喊冤说,负债高的一大原因是与高雄县合併后,增加的千亿元旧债未清,中央也累积减少拨付 630 亿元的补助款,以及其他「中央请客,地方买单」的支出;而其增加的负债,主要来自于市长陈菊想要改造城市所启动的长期重大建设,例如捷运、轻轨、湾区建设等;这些投资能否为高雄带来经济效益,还有待观察,不过在降低公教人员数量上,2014 年与 2006 年相比,少了 1,201 人,是仅次于台北市、排名第 2 的好成绩。

虽然还有 500 亿元的举债空间,高雄市也积极增加财源,方法之一就是要求石化污染大户将总公司迁籍到高雄市,否则高雄人民永远是污染、石化管线受灾户,但公司的税却缴给台北市。

苗栗危机  标準负面教材
宜兰、嘉县、云林、竹县都告急

台北市就是一个在市库基金银弹充足下,不需要向外举债,多年来都是六都中唯一不需要举短债应急的有钱人。而过去因营业税改为国税,而发生积欠健保费争议的台北市,因为 2014 年底还掉 190 亿元,而意外成为全台还钱冠军;此外,台北市财政局科长徐淑慧表示,虽然台北市负债预算编列近年都超过 2,000 亿元,但这只是方便资金调度的规画,实质每年包含建设所须的负债规模,其实约只在 1,400 至 1,600 亿元间。

六都新鲜人的桃园市,近十年悄悄减债达百亿元,成效甚至比同样减了百亿元,但整体负债仍是持续攀升的台南市还要好,而且 2013 年的岁入比岁出还多了约 35 亿元,也是当年各县市中成绩最佳的城市。不过 2014 年与 2006 年相比,在升格的影响下,公教人员增加超过 2,000 人,仅输全台最高的新北市(增加人数超过 5,000 人)是一大隐忧。而新北市除了人事大幅成长问题外,也是近年来全台岁出与岁入成长最大的冠军城市。

再看包含苗栗的本岛 13 县市状况,过去 10 年的总负债从 1,785 亿元成长到 2,477 亿元,在走势图中一路狂奔的负债猛牛就是苗栗县,在 13 县市累积成长约 4 成、新增近 700 亿元的负债钱坑中,这个财政失控的客家山城就独揽超过 3 成、约 219 亿元的债务,而苗栗县 2013 年的岁入也不过约 223 亿元,长短债比率逼近 7 成,无法举债调度,是全台财政最严重城市。

13 县市中,与 2006 年相比,2013 年岁出规模成长最快、增幅达 21% 的是宜兰县,却是另一个长短负债比同样超过 50% 法定上限的城市。事实上,近年县长林聪贤抢钱功力并不差,成功复办童玩节并开闢几米公园等,有效激励观光与旅游业的发展,不仅 2013 年岁出岁入没有短差,岁入规模更已成长约 42%,在 13 县市中排名第 3。可惜的是,这样的好成绩却因为没有妥善节流而被大幅抵销,成为近 10 年增加约 75 亿元负债、人均负债高达 5 万元的财政危险城市。

最仰赖中央奶水的城市则是嘉义县,中央补助依赖度达 60.5%,目前长短债比率都超过 45% 警戒线,一三年的岁出岁入短差也超过 28 亿元。

自筹财源比率最高的城市,是有新竹科学园区坐镇的新竹县,而且这个科技大城也是比起 2006 年,岁入规模成长达 53% 的最会赚钱城市。但除了与宜兰同样没有注意节流问题,长债比率已经逼近 45%的警戒线的问题外,与 2006 年相比,公教人员数增加约 370 人,排名第 2(新竹市最高,381 人),长期人事负担也值得注意。

属于农业县市、羸弱体质的云林县,10 年新增 63 亿元负债,不只规模逼近 300 亿元,49.52% 的长债比率已达法定债限临界值,虽然还可以借短债来调度,也是岌岌可危。

举债最少的是嘉义市,在市议会积极把关,力抗社福与举债风潮下,近 10 年减债 7 成以上,无论长短债比率都从约 2 成降低到 5%,总负债只有少少的 11 亿元,尤其在 13 县市普遍举债超过 3 成的情况下,更显得这个本岛超低负债城市的可贵。

离岛三县零负债破功
陈光复让澎湖悬崖勒马

在这波举债风潮下,就连过去长期有政府补助奥援的离岛三县零负债财政都破功了。

澎湖县早在 2006 年,「离岛建设基金」公共建设补助款从 10 亿元大幅限缩剩 2 亿元之前,就吹起举债建设风,过去 10 年负债以平均每年 1 亿元的速度增加,到去年累积负债超过 22 亿元,人均负债飙出比嘉义市、桃园市、彰化县还高的 2.06 万元,虽然长短负债比还低于 25%,但却被评为财政「达重度昏迷需仰赖叶克膜」的难堪成绩。目前新上任的县长陈光复已经停掉斥资 5 亿元的大仓岛马祖像计画,开始量入为出的进行财政撙节检讨。

在赚钱如流水的金门酒厂菸酒捐税收支持下,金门不只财政足以负担全台最优的社会福利开销,68.04% 的自筹财源率,更是 22 县市之冠,是最让人羡慕的城市。至于连江县的马祖酒厂虽然获利不如金门酒厂,但在长年量入为出的保守施政下,仍坚守住零负债的传统。

台湾的财政,从中央到县市,都因近几年的经济衰退、税收欠佳下,显得窘困,偏偏讨好式的福利支出只增不减,更让财政雪上加霜,何况还有惊人的人事费用支出,更拖累中央与地方政府,这些问题不改善,台湾成为下一个希腊,似乎已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