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魂如初》连载 4

2020-06-10 浏览量: 961

《剑魂如初》连载 4

《剑魂如初》小说连载 :看其他回

文/怀观

他整个人藏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楚长相,只能瞧见一个刀削般的侧脸轮廓,与一双不停在按键上跳跃的纤长双手。笛声悠悠蕩蕩,像是将岁月里那些美到惊心动魄的繁华娓娓道来,成就一段欲言又止的日常。

时间感再度变得模模糊糊,如初索性靠着柱子聆听。一曲毕,音符还残存在空气中,乐手已开始拆解手上的乐器,显然打算离开。

周围并无其他听众,地上则摆了只半开的笛盒。如初掏出身上所有硬币,三步併做两步放入盒中,抬起头对男子说:「音乐真美。」

四目相视,如初的心脏彷彿在瞬间漏跳一拍。对方的容貌宛如艺术品般昳丽,带着凛然的气息,眼睛则一眨也不眨地凝视着她,说:「谢谢。」

然后顿了顿,问:「妳怎幺会来到这里?」

「我迷路了⋯⋯」不,直觉告诉如初,对方讲的「这里」根本不是指这条老街。如初咬了咬嘴唇,忍不住问:「我们以前不认识吧?」

对方沉思片刻,居然摇头,答:「我不确定。」

「怎幺会呢?」

如初一头雾水,对方似乎想通了什幺,移开眼慢慢地说:「活着活着就会慢慢发现,这世上总有些人、事、物,看似陌生却又似曾相识,没有任何道理。」

讲到后来,他的声音有些沉郁,如初好奇地望着他,问:「你常遇到这种似曾相识的情形?」

他唔了一声,答:「人的话倒是第一次。」

「噢,那就好。」不小心讲出真心话让如初很不好意思,她飞快地又说:「我也是第一次。肯定没见过你,却又觉得认识你,所以⋯⋯幸会,别来无恙?」

讲到最后一句,她还朝他摆了摆手,做出打招呼的模样。对方笑出声,答:「那我该回什幺—好久不见,很高兴认识妳?」

这个回应真棒,如初开心地点了点头,他弯腰拾起笛盒,又对如初说:「再谢妳一次,这是我今天唯一的收入。」

男子有种贵族般的气质,一身黑衣黑裤更增添优雅,如初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对方一定不是为了钱而在这里演奏,她的脸顿时红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我、只是习惯⋯⋯」

「好习惯。想不想再听一首?」他含笑问。

「当然想。」

此时太阳已没入远方的地平线,但黑暗尚未完全降临,天空仍微微发亮。男子将竖笛接好,还没开始吹奏,如初便低低惊叫了一声。

「怎幺了?」他停下手问。

「这里的公车準时吗?」如初瞄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苦着脸问。

「还可以。」

「那我的车几分钟后就要来了。」

她垮下肩膀,他则忍着笑建议:「妳现在开始往站牌走,应该还来得及。」

「你之后还会再出来演奏吗?」她期待地望着他。

「不一定,要我事前通知妳?」他掏出手机。

「要!」

两人迅速交换了号码,如初笨拙地朝他伸出手,说:「下次见?」

「再见。」

他礼貌地轻轻一握便鬆手,但如初还是被他坚实而冰凉的手指给冻得吓了一跳。她朝他挥挥手,掉头便往站牌方向狂奔而去,然而才跑了几步路,笛声便自身后响起。不同于上一曲的哀而不伤,这次的曲调轻快活泼,充满喜悦之意。

公车上人不多,大半位子都空着,如初坐着看了一阵子街景,又取出手机翻了翻,忽然发现刚刚的乐手没给出姓名,而她也忘了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有点蠢,但好解决。如初马上发讯息给他:「我叫应如初。」

十多分钟后,她收到一行字:「我是萧练。」

酒店离站牌有一段距离,下车后如初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国野驿,赫然发觉昨晚那种凋零的美感变弱了几分,整个庭园焕发出一股朝气蓬勃,八成她不在的时候,做过了大扫除。

边钟正坐在柜檯后方举着平板追剧,如初于是愉快地朝他打招呼:「边哥晚安。」

边钟懒洋洋地放下平板,拉开抽屉。他先将如初的房卡放在檯面上,又摸出一颗镂空的淡金色小球丢了过来,问:「这玩意儿坏了妳能不能修?」

「呃,我是古物修复师不是机械工程⋯⋯」如初手忙脚乱地接起小金球,最后一个「师」字还没说出口,声音便嘎然而止。

她举起这颗金属小球,仔细观察半晌后抬起眼,以不可思议的语气问:「边哥,这颗球从哪里来的啊?

这颗球百分之百由手工打造而成,雕工灵动。她之前应徵过的博物馆里,收藏了一颗唐代的鎏金花鸟银香薰球,形制大小都跟眼前这颗非常相似,雕工还比这颗粗。当然现代的工具更好用,只要匠人肯下功夫,要再精细都有可能,但是、但是⋯⋯

如初瞪着薰球表面那层淡淡的哑金色,脑子一团混乱。这种光泽绝非电镀,却貌似春秋时代流行的鎏金手法,但,谁会如此大费周章仿造,只为打磨出岁月的光华?

「妳管它哪里来的,跟我说修不修得好就行了。」边钟老气横秋地回她这幺一句。

抱着满腹疑惑,如初低下头完整检查了一圈,然后告诉边钟:「搭扣坏了,有工具跟材料的话,我也许可以修。」

边钟不在乎地挥挥手:「雨令里面工具跟材料一定都有,妳修好再拿回来给我。

如初将小球捧在手掌心,谨慎地问:「那万一修不好呢?」

「能用就好,不必修太仔细。妳要连这个都做不来,还是趁早断了进这行的念头。

边钟凉凉说完,翻身从柜子里摸出无线耳机戴好,翘起二郎腿,一派悠闲自在。如果忽略那一身高中生打扮跟长相,单就侧面剪影,还真有一点退休人士享受生活的味道。

如初看看薰球又看看边钟,最后一咬牙,答:「那我试试看了,边哥。」

边钟回应了一声「乖」,如初摸摸鼻子收起薰球,取回房卡,上楼。

隔天她同样一大早出门,继续找房子,也继续一无所获。就这样奔波到了黄昏时分,如初来到一个交通不太方便但环境清幽的老社区,遇上正在贴广告的庄茗。

庄茗比如初大一岁,剪着一头韩式俏丽短髮,父母在山区经营观光茶园,为这间三房两厅的小公寓付了头期款,庄茗住了半年多,决定找名室友分摊贷款,一眼便相中如初。

两个女生都爱乾净,喜欢格子窗帘远胜碎花布,下厨专挑油烟少的菜式烹煮。谈了一个多小时,签妥租约时两人已经有些熟络,庄茗于是提议带如初到附近走走,熟悉一下生活环境。路上经过小吃街,如初问庄茗有没有推荐的餐厅。

「走走走,烤肉配啤酒。」庄茗拉着如初,奔向马路对面的一家户外烧烤店

点了满满一桌菜,如初喝茶,庄茗喝酒,两人同时享受晚风。吃到尾声庄茗已有醉意,用手撑着头问如初:「妳公司在哪里?」

如初说出地址,服务生送上甜点。庄茗舔了口冰淇淋,眼神迷濛地说:「老区。好多年前繁华过,后来又没落,前几年听说要重建,不晓得现在怎幺样了?」

「好多年是多少年?」如初咬着雪糕随口问。

「我想想看,嗯,太平军围城后就不行了,之前可热闹着—绸缎庄、银楼,还有老字号的古董店,叫什幺阁的,奇怪,跟妳公司的名号彷彿有点像,还是我记错了?」

庄茗用手点着脸颊出神,如初等了一会儿,问:「一百多年前的事,妳为什幺会知道得那幺清楚?」

「我在市内的历史博物馆工作,地方誌上都有记载。」庄茗对如初举起啤酒杯,说︰「来,乾一杯,敬吾土、吾民、吾乡。」

她也不等如初举杯,自行咕噜咕噜喝下一大口,说了声痛快,又朝如初问:「妳男朋友会不会常来看妳?」

「我没有男朋友。」如初答。

庄茗一愣,晃了晃脑袋又问:「毕业分手?」

这个词挺有趣的,如初噗哧笑出声,说:「毕业前就没有。」

庄茗呆呆看着她的脸半晌,凑近了认真问:「那妳有没有考虑过,没遇到对的人,乾脆一辈子自己一个人过?

有是有,但话题为什幺突然转到这个方向?

如初的疑惑很快就获得解答。原来庄茗刚跟男朋友分手,虽然似乎并不太伤心,却对爱情、人生与婚姻起了疑惑。两个女生吃完饭又走到咖啡店聊了好一会儿才分开。隔天早上,如初拎着行李搬出国野驿,买好清洁用品进公寓洗刷整理,开始简单布置未来三个月的临时小窝。

两天后的早上七点,她穿着跟面试时一模一样的衬衫长裤,踏着一双平底鞋,走到站牌前,等待公车带她到人生的第一个工作岗位,雨令文物保护公司。

《剑魂如初》小说连载 :看其他回

想一口气看完《剑魂如初》

《剑魂如初》连载 4

这里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